新冠无症状患者后遗症,新冠有无后遗症?临床医生和相关研究这样说

记者 | 陈浩

撰稿 | 谢欣

新冠眼疾难题一直是压在市民心里的“大石头”。12月1日,此话题再次登上热搜。

据人民日报客户端广东频道报道,特别针对眼疾难题,11月30日,复旦大学独立设置第二疗养院病原体感染科教授、深圳市虎门野战医院疗养院JOY崇Bokaro则表示:“目前学界并未确认新冠肺结核有眼疾。至少尚没有证据表明有眼疾。”

复旦大学独立设置第二疗养院团队是目前广州地区承担新冠救治工作的主要医疗力量之一。10月底,该所派出超270名队员整建制托管深圳市虎门野战医院疗养院,管理床位1500张;同时,该所岭南疗养院在11月中上旬接到指令作为新冠定点疗养院。

崇Bokaro介绍,眼疾在医学上是有表述的,“一些结核病的病人,在适应期完结后,某些肾脏的机能长年没能恢复,才会被认为是眼疾。”对于新冠病原体病患来说,实践中可以观察到,有的是病人的医学表现可能持续比较长,比如味觉嗅觉丧失、关节痛、记忆力下降、 胸口痉挛、腹痛等,有的是学者把这些称为“长新冠”。但崇Bokaro认为,尚不能将其归类为“新冠肺结核的眼疾”。

在此前的11月11日,广州医科大学独立设置埃库谢疗养院病原体感染病中心首席专家蔡卫平向《南方都市报》则表示,目前禽流感以无病症病原体感染为主,无病症病原体感染没有眼疾。

那么,在新冠病原体出现即将三年之际,从病原体这类到曾甚嚣尘上的所谓眼疾,都到了一个重新知觉的时间点。

此新冠已非彼新冠

事实上,眼疾(sequela)是一个专业的医学用语。带该第五版《结核病学》中对其表述为:部分结核病病人在适应期完结后,某些肾脏机能长年都没能恢复的情形。

仅就此表述来看,若是自觉头疼、心痛、呼吸急促而非确有肾脏机能病变的,可能并不构成“眼疾”,而“眼疾”这个词这类也不应该被滥用。

市民对于“新冠眼疾”的印象几乎和新冠禽流感的发生进展恍伴。当前,随着更多科学研究的开展,越来越多的科学研究倾向于将所谓的“新冠眼疾”表述为“长新冠病症”。

今年10月10日,国际性权威性医学期刊JAMA发表“长新冠病症”有关科学研究,文章标题为《2020年和2021年内罹患新冠肺结核后出现持续性烦躁、知觉和呼吸困难病症的病人比例科学研究》(Estimated Global Proportions of Individuals With Persistent Fatigue, Cognitive, and Respiratory Symptom Clusters Following Symptomatic COVID-19 in 2020 and 2021)一文。

在此项科学研究中,世界卫生组织统一了“新冠眼疾”的表述为:病原体感染3个月后还有病症,且病症持续最少2个月。这其中的病症主要包括:一,烦躁伴皮肤痉挛或情绪波动(主要包括抑郁);二,知觉难题(主要包括容易忘事、注意力不集中等);三,呼吸系统难题(主要包括能走长路和爬楼梯,但有腹痛或重体力活动后呼吸急促)。“长新冠”概念也由此而来,

该科学研究结果表明,据源自22个国家约120万新冠病原体病患的健康调研数据,约6.2%的新冠病原体病患在三个月后至少经历了一种长新冠病症,病症随时间推移而缓解。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这项科学研究的对象是2020年和2021年的新冠病人,也就是病原体感染了猎鹰突变株或是更早新冠病原体流感病毒的病人。而在当下,亚洲地区与全球主要流行流感病毒早已变成奥密克戎系流感病毒。与此前的几代新冠病原体突变株较之,奥密克戎突变株的病原力已经大大弱化已是不争的事实。

而关于奥密克戎的眼疾难题也有有关科学研究,6月18日,国际性权威性医学期刊《医学期刊》刊发第一个奥密克戎突变株的长新冠病症(Long Covid)科学研究。科学研究结果表明,与以前的新冠病原体株较之,病原体感染奥密克戎后患长年新冠病症的可能性大幅降低;与病原体感染猎鹰突变株较之,病原体感染奥密克戎后发生长年新冠病症的几率要下降20%至50%。

该科学研究名为《与新冠病原体猎鹰和奥密克戎突变株有关的长年新冠病症风险科学研究》(Risk of long COVID associated with delta versus omicron variants of SARS-CoV-2),源自伦敦国王学院,是全球发表的第一个同类别的经同行评审的科学研究。该科学研究结果适用于接种了疫苗的人群,回顾了2021年12月20日至今年3月9日期间首次新冠检验呈阳性的5.6万名英国成年人奥密克戎病原体病患,并且,该科学研究同时包含有病症的和无病症的病原体病患。

亚洲地区方面,今年6月,中疾控披露了上海禽流感期间33816名“非重症奥密克戎病原体病患”的医学数据,结果表明,所有继发性奥密克戎病人最常见的病症是腹痛和咳痰,其次是烦躁,病症持续时间平均值为7天,所有病原体病患核酸转阴天数平均值为6天。也就是,平均值来说,在病原体感染两周之后,继发性病人便不再有病症。

11月29日,曾经病原体感染过新冠病原体的人士在向界面新闻分享其患病经历时则表示,其个人在检验阳性两周内出现过发热、腹痛的病症,但随后皮肤也就恢复了;虽然他与身边的病原体病患在病原体感染之初存在过烦恼和担忧,但病原体感染完结后不觉得皮肤有不适病症,肺部CT也是正常的;并且,大家在出舱之后就如常地“打工和防疫”。关于眼疾,其认为,“眼疾是源自周围的声音,而不是疾病这类。”

而这背后,则是奥密克戎的病原性在不断弱化。

11月29日,在国务院联防联防机制新闻发布会上,特别针对新冠奥密克戎突变株抗性和病原力的变化,中国疾控中心传防处科学研究员常昭瑞则表示,国际性和亚洲地区统计数据确认,奥密克戎突变株的病原力和抗性较之原始株和猎鹰等突变株明显弱化。具体而言,国际性和亚洲地区统计数据确认,奥密克戎突变株及其进化分支BA.1、BA.2、BA.5系列,主要包括BF.7、BQ.1和重组体XBB的病原力和抗性较之原始株和猎鹰等突变株明显弱化。

常昭瑞指出,国外科学研究表明,奥密克戎突变株引起重症和死亡的比例明显低于之前原始株和关切突变株,这既是奥密克戎突变株的特点,也可能与人群接种疫苗免疫水平提高、及时干预治疗等因素有关,亚洲地区新冠重症及其关联死亡处于较低水平,这与亚洲地区积极的预防策略和统筹优质救治力量有关。

个体感觉还需客观的医学标准

尽管已有不少科学研究与有关专家对奥密克戎的眼疾难题进行表态,但不容忽视的是,对于普通人而言,“新冠眼疾”这一概念依然会对其产生强烈困扰。尤其是一些身边人、或是网络上真真假假的个体案例,往往会对其产生一叶障目的效果。

而这也是所谓“新冠眼疾”难题会产生困扰市民的一大原因所在,一方面普通人缺乏专业的医学知识与分析能力,往往习惯用个体案例代表整体;另一方面,所谓“新冠眼疾”这类严重偏向于样本对象的自我报告,缺乏客观的诊断标准与手段,且科学研究对象容易受心理暗示影响,无法客观呈现病症的轻重。也就是,所谓“新冠眼疾”科学研究存在科学性难题。

病原体学家金冬雁就曾则表示,有关“长新冠”的表述、成因及发生率,学界并无任何定论。目前没有任何实体的测试方法可以诊断病人是否患有长新冠,完全凭病人自述病症。

实际上,对于互联网上常见的“爬楼喘粗气”等往往被归类为新冠眼疾的呼吸难题,或是皮肤酸痛、情绪波动、容易烦躁、忘事这一类的病症,可能导致这种现象出现的因素有很多,如各类因疾病导致心理健康难题的有关科学研究中也有出现过,而绝非新冠所特有,也未曾被确认为确因新冠病原体感染而引发。

如今年2月,美国华盛顿大学的流行病学家 Ziyad Al-Aly科学研究团队在《英国医学期刊》上发表了新冠对精神健康长年影响的科学研究结果。科学研究显示,与对照组较之,新冠组精神健康事件诊断或处方的风险增加60%。具体来看,新冠组发生焦虑症的风险增加35%、抑郁症的风险增加39%、压力和适应障碍风险增加38%,使用抗抑郁药的风险增加55%。此外,新冠组发生知觉障碍的风险增加80%,睡眠障碍的风险增加41%。

而需要指出的是,在三年禽流感期间,早有专家提出需关注普通人的精神状况,长年的禽流感状态会使得普通人增加焦虑、抑郁的风险,而并非新冠病原体病患所特有。

中科院院士陆林曾在科普栏目《科创中国·院士开讲》中则表示,新冠禽流感发生以来,全球新增超过7000万抑郁症病人,9000万焦虑症病人,数亿人出现失眠障碍难题;世界卫生组织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也显示,在新冠大流行的第一年,全球焦虑和抑郁的发病率大幅增加了25%。

声明:《新冠无症状患者后遗症,新冠有无后遗症?临床医生和相关研究这样说》来自于网络,内容为网络转载及用户自发上传。如若侵权,请推送电子邮件至 274291373@qq.com请联系我们,站长将及时删除。 链接:https://www.nenmen.com/105143.html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