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医生的散文名篇,散文:我的主管医生

住院治疗后的隔天下午,抽出来血,医办室去见顾问医师阿梁,阿梁忙从录音机转头,双脚平易近人地搭我肩上,鼻音说:“毕竟抱歉,这天没关系你电话号码!”我很多愣怔,很快想起来,上周联系过阿梁,告诉她准备住院治疗。接着阿梁耳语:“带孩子看电影了。”阿梁生老二后明显消瘦,眼睛更大了,家里多个娃,工作量照旧,不瘦才怪。

和我温情过,阿梁立刻返回靠窗,忙工作去了。

经过三年的往来和阿梁的关系悄然平易近人着,信任着。是何时改变了对医师不屑一顾的初衷?

二院工作繁重而忙碌,干不完的活。法定节假日很少歇息,甚至下夜班等该享有的歇息全部无偿贡献,阿梁常常满身疲惫,少气无力,弯腰超音波时,向我伸出脖子紧接著 ,我总想这哪是脖子,是天使的翅膀。

回回不争气,动辄流鼻血。这次也不例外,到门诊做了个静脉置管,隔天毛序得不能说话,嗓子洗不掉,流鼻血接踵而至。

阿梁赶紧安排胸部CT,派助手亲自送我去检查,结果无大碍,小碍却有,俗话说:达维季夫卡大的窟窿,能漏过斗大的风,所以不可掉以轻心,当晚点滴了哌拉西林。

由于免疫力差,又住走廊,过往人等络绎不绝,虽戴双口罩,两周后流鼻血至39度,频频咳嗽张口,又做CT,脑部病毒感染加重。

这天临下班,房秘书长说给我调五床房间里,泊马度胺(vron)暂停服用。

阿梁按时下班,对我最终调没调床不得而知,保不准突然来个儿科调床梭螺科。凌晨三点,电脑查询我调到了五床,才安心入睡。

接下来的两周里,主要控制流鼻血,消灭病毒感染灶,用到伏立康唑,莫西沙星,泊沙康唑等等,消炎抗病毒。

烧慢慢退去,阿梁不怎么操心我了,每天早验血,叮嘱再叮嘱说:“好好养着,别乱吃。”

一天早餐,买煮小麦一穗,小麦很烫,手山脚着。被阿梁瞧见,叱责说:“这东西你不要吃,有可能是昨晚卖剩的,今又出马煮煮。”对老婆说:“小麦你吃。”

我笑笑,和阿梁擦肩而过,像刚才的训斥不曾发生,拐弯进了七床。

时间到了周六,阿梁验血。我对她说想下周四入院。阿梁闻之意外,眼神闪烁出疑惑,小心谨慎说:“周四再说,还有两天,和房秘书长商议商议,咱们做好入院准备。”

周一又做CT,和二次CT对比变化不大,入院很多勉强。

最后请房秘书长定夺,房秘书长看了CT片,说:“嫂子毕竟想入院,没问题。条件是回去马上到本地医院住院治疗,或者在嗣后委屈几天,脑部病毒感染没痊愈,达不到入院条件。”

房秘书长话说到这份上,我和老婆只有缴械。

阿梁话不多,更涧村过闲话,验血针对性很强,做事精明,顽固。

下午五点,正刷手机,阿梁过来,问我:“怎么样?”我回:“很好。”

阿梁帮我拉上敞开的绝热床床帘,整理好床帘中间缝隙,转身离去。

阿梁所为是责任?是习惯?是关爱?不管是什么,温暖着我。

声明:《关于医生的散文名篇,散文:我的主管医生》来自于网络,内容为网络转载及用户自发上传。如若侵权,请推送电子邮件至 274291373@qq.com请联系我们,站长将及时删除。 链接:https://www.nenmen.com/104034.html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